同时

2019-09-07 04:35

杨卫泽特别介绍了“1+8”具体包括:“1”个总体大纲,即《市委关于聚焦“四个第一”,实施创新驱动战略,打造中国人才与科技创新名城的决定》;“8”项与《决定》配套的重点计划。

杨卫泽举出两组数据说明:2011年,在宁高校面向省外的专利成果转化率为42.45%;面向南京市的专利成果转化率却只有31.6%,还不到三分之一;在宁高校实现转化的应用技术成果中,在南京本地转化的有40.9%,外地实现转化的占了60%。

谈创新 鼓励大学与地方互动合作

“南京高校中有70%左右的职务发明专利至今‘沉睡’。”杨卫泽表示,党委和政府在促进优质资源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工作上,方向不够准、作为不够多,没有发挥应有作用。

“资源难转化,根子在于科技创业不足。不是因为缺乏科技创新成果,而是因为缺乏高素质创业主体和高品质的创业环境。”杨卫泽说。

杨卫泽指出,大学是一座城市人文精神的“引领者”,也是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驱动器。可以说,大学和城市越来越成为互相依存、共兴共荣、不可分割的整体。

在一个多小时的演讲中,杨卫泽多次呼吁大学生们投身到科技创业的时代大潮中来,与南京携手共建“中国人才与科技创新名城”。

问题三:“十二五”期间,南京的发展方向在哪里?

“在我的心中,南京始终是一座光荣伟大、独具魅力、潜力非凡的城市。”杨卫泽说,作为全国四大科教中心之一,南京科教资源丰富,每万人大学生数量全国第一,南京的普通高校数量占全省的43%,“211工程”高校数量占全省80%。

但是,南京的资源转化水平如何呢?杨卫泽表示,很遗憾,并不令人满意。

东大学子提问环节

“我恳切地希望,在南京加快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进程中,像东南大学这样的名校,既能多出创新思想,又多出创业人才;既能多出创新成果,也能多出创业实绩。”杨卫泽表示,在宁高校的职务发明专利中,有70%左右的没有被有效开发出来,转化为社会财富。

谈人才 研究生留宁数量逐年减少

杨卫泽以同济大学与上海市杨浦区的互动合作,以及南京工业大学与南京市的深度合作举例,他指出,特别是像东南大学这样以工科为主的名校,每年都能创造出大量的科技成果和技术专利,如果能多考虑如何与地方互动合作,就可以共同在推动科技创业创新上有所作为。

谈转型科技资源难以转化

问题一:现在有“逃离北上广”的说法,南京未来如何留住并吸引人才?

“未来,科技创新工作是我们工作的重心。”杨卫泽呼吁,包括东南大学在内的南京地区高校及广大师生,能踊跃投身到科技创业的时代大潮中来。

杨卫泽说,“南京321人才计划”是“1+8”八项政策的核心,包括力争5年内引进领军型科技创业人才3000名、培养科技创业家200名等。

问题四:这些年来,南京的高楼在不断地建,南京老城区改造工作如何开展?

留住创新创业人才,南京已经拿出了最实际的行动,早在去年7月,南京集中推出了“1+8”创新创业政策体系,为广大高校师生和海内外高层次人才在南京开展科技创新创业,提供全面具体的政策扶持和制度保障。

对于东南大学向自己颁发了兼职教授的聘书,杨卫泽表示自己深感荣幸。谈到眼中的东大,杨卫泽指出,很早就有“北大以文史哲著称、东大以科学名世”的美誉,多年来,东大培养了一大批高质量人才,取得了丰硕的科技创新成果。据初步统计,“十一五”期间,东大向南京企业提供科技成果和技术服务1500多项。

2012-01-11金陵晚报

谈服务 打造“321”计划,提供公租房

杨卫泽说:“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:我们的高校有超过一半以上的科技成果,转移到了南京以外的地方。”

杨卫泽: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十分重要,交通的发展不在于大量建设道路,有的时候道路建得越多,反而越堵。目前,我们正在努力优化和提升现有的道路体系,包括充分利用地下资源。

同时,关于住房问题,杨卫泽表示:“未来,全市要建设大面积的人才公租房,只要你符合相关条件,我们就为你提供不同层次的公租房保障,实现真正拎包入住。”

杨卫泽:我们明确提出要把精力放在人才资源优势的转型上,科技创新工作是工作的重心。

杨卫泽:我也不太赞成在城墙内建高楼,目前,我们开展了一系列明城墙保护改造工作,并且已经在控制古城内的建筑数量,老城区要控制建筑密度。(本报记者 钱奕羽)

杨卫泽:会出现“逃离北上广”的现象,大多数人应该都是因为住房问题。南京目前在建设大面积公租房,只要符合条件,就可以提供不同层次的公租房保障,实现真正拎包入住。

昨天下午,江苏省委常委、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,走进东南大学,作题为“深度激活高校院所的科技创业能量,携手打造中国人才与创业创新名城”的形势政策报告。

问题二:当前南京城市发展的机遇在哪里?

谈东大 很亲切,有强烈的归属感

人才是创业的主体,时下创新资源的争夺十分激烈。近年来,促进创新创业已经成为国内众多城市发展的重点。杨卫泽提到这样一个细节:去年6月份,他来东南大学调研,发现近三年来,东南大学的研究生数量总体上逐年增加,但是留在南京的却逐年减少。“我估计南大的情况也差不多。”南京留不住、用不好,人才就会外流。

“我在1978年进入南京航务工程专科学校学习,现在当时的学校已经并入东南大学,所以东南大学也就成了我的母校。”杨卫泽说,走进东南大学,他感到很亲切,有一种归属感。